您的位置: 大陸集運 / 觀點 / 四月觀察 / 正文

儲賀軍:爾曹不廢萬古流

2020-10-14 17:39:00 作者: 宜興紫 評論: 字體大小 T T T
最近,金燦榮家辦個喜事兒,遇到了一幫存心來野蠻鬧洞房、砸場子的潑皮無賴。我和燦榮屬於同學、私友、戰友,見不平,一聲吼,兩肋插刀,三生快意。燦榮也並不孤獨,不少人都被類似地、無端地圍毆過。這次一起咱刨刨老根兒吧。司馬南:造謠胡錫進,圍獵金燦榮,“定點拔旗”的背後…

金燦榮.

資料圖:金燦榮

儲賀軍:爾曹不廢萬古流

儲賀軍(宜興紫)中國未來研究會智庫專家

最近,金燦榮家辦個喜事兒,遇到了一幫存心來野蠻鬧洞房、砸場子的潑皮無賴。我和燦榮屬於同學、私友、戰友,見不平,一聲吼,兩肋插刀,三生快意。燦榮也並不孤獨,不少人都被類似地、無端地圍毆過。這次一起咱刨刨老根兒吧。

燦榮這家人我還算熟。他家夫妻倆都是社科研院畢業的,我和燦榮同屬改開朝甲子科進士,在一口大鍋裏盛過面。燦榮妻比我們小一級還是兩級記不太清了,當時碩士還算稀罕物,女碩士更是鳳毛麟角。燦榮當年在學校屬於風雲人物,有兩件事比較出名。一件得用河南方言説:“我們也罷過課,我們也卧過軌!”這並不奇怪,當時連我在內,書生們幾乎個個都是美國文化的信徒,恨不得每天早上狠狠地往外拽鼻子,以圖高挑。二件就是燦榮窮追猛打,迂迴包抄,終於抱得美人歸。燦榮兒子我也見過幾面,人高馬大的挺帥氣,挺陽光。人有一子,子肖其父,子承父業,快意灑脱。唯一的缺憾就是,假若當時政策允許,多生幾個就更好了。

離開社科研院以後,我其實和燦榮聯繫並不多。前兩年在一個“一帶一路”研討會上,才又見了面,恢復了聯繫。再次見面,猛然發現的,並不僅僅是當年周郎不見,都發福了,而主要是各自都已不再是迷信美國文化的公知,而且都在對美國文化進行不懈地系統性質疑與批判,將視野轉向了中國的文化自信。

説我們反美,那是不着調的事兒。我們只是客觀地看待美國,不再盲目崇拜美國,更不再把美國視為人類發展道路的模板,而且對於美國的問題提出直言不諱的批評。我們對美國的批評,也不是那種撒嬌式的小罵大幫忙,而是一進門就要抓住問題的實質的那種真客觀。身為中國人一直不懈地批評美國,倒也不是我們總愛四海買鹽管閒事兒,而是美國被公知們用謊言抬得太高了,嚴重扭曲了,硬塞給中國一個公知們想象中的美國當模板。是可忍孰不可忍?

我們倆都挺關注美國的,燦榮是專業,我是業餘愛好+切身體會。我曾經兩次赴美工作。一次是1991年在紐約世達(Skadden& Arps)律師事務所,工作約一年。另一次是1999年在通用汽車(GM)的全球總部底特律工作約三年。在底特律工作期間,摟草打兔子,在辦公樓隔壁幾個blocks的一所非著名韋恩州立大學(WSU)的法學院,讀夜校整來了人生第四個學位-LLM。在滿打滿算的這四年時間裏,我零距離了解了美國的學術界、中介機構、製造企業,這些機構實體與金融、媒體等等關鍵領域都有密切交往。特別是在底特律的那幾年,更讓我在下班之後,和紅脖子們朝夕相處,雞犬相聞,瞭解最主流的美國人民大眾。

這種完整、主流的美國經歷,相當多數公知們都沒有。我的美國經歷不僅全面,而且效率頗高,從未把寶貴的人生,浪費在刷盤子這種簡單勞動上,同時,也沒耽誤我在中國該有的生活與經歷,沒有和中國的進程脱節。效率蠻重要的,不少公知要麼瞭解一些美國而完美錯過中國的發展進程,要麼在中國待著撈錢但錯過了美國的主流社會這幾十年的演進。暫且將不同的觀點擱置,大部分公知對美國和中國情況的瞭解程度,基本上是單打一,人生經歷和知識結構上有致命缺失。

我和燦榮重逢之後,談到的第一件事,就是各自什麼時候在思想認知層面,和公知們分道揚鑣的。他説他是看到蘇聯倒台,我比他晚覺悟了7、8年。我是在2000年美國大選時,向公司告了假,整天在家守着電視看戈爾和小布什大選投票日之後的法律戰,晚上在法學院和美國同學聊一天的戰況。最後,美國高院判詞出來後,我心中供奉多年的美國法治神聖感,一夜之間掉下神壇。驚回首,美式民主制的程序正義變得和抓鬮、搬大點兒,一個級別的解決方案。

許多公知們的人生經歷跟我和燦榮其實差不多,我們見到的他們也見到了,他們讀過的書我們只多不少,但是,對中國、美國的認識卻大相徑庭。原因只有一個:立場不同。同樣一件事,站在不同角度,看到的是不一樣的東西,這屬於常識級別的認知。讀書人當中,任誰也不要虛偽地否認自己是存有立場的,一個人在認識問題的時候,要想做到真客觀,必須先得有立場,而且不必也不能諱言自己有立場。所謂自己純粹、抽象、絕對地客觀、公正,絕無半點偏私與立場,那隻能是一場企圖壟斷真理和話語權的騙局。

去美國訪問也罷、留學也罷、工作也罷,目的何在?有些公知,自打飛機起飛的那一刻,就是數典忘祖準備當奴才的。江湖傳聞,有個公知曾在首都機場臨別時説過,他最大的願望就是將來坐着美國的航母,回來接管滿目瘡痍的中國,還準備磨刀霍霍向豬羊地搭棚舍粥做些善事。只可惜,刷了若干年盤子之後,在美國的主流社會根本找不到像樣的地位,只能靠中國因素混口飯吃。白天和中國公司談生意,晚上敲鍵盤噁心中國,把“愛國是工作,反華是生活”演繹得活靈活現。

中美代表着當下人類兩大文明體系,是當今世界上最為顯著的一對兒矛盾體。中國真正嚴肅的學者、思想愛好者,如果不去親身瞭解一下美國,研究中美的博弈和融合都無從談起。像我和燦榮這種,去趟美國主要是去了解真實的美國社會,站在中國發展的立場上認識美國。在公知們心裏,美國那是他們傢俬宅,所有刷過的盤子都屬於文物,您來美國就是要頂禮膜拜的,未經偶同意,您來美國就是死乞白賴地向偶靠攏。

當然,去美國留學,現在已經不是單單成年人的事情了,這次疫情爆發後,我們看到政府接回了不少還沒有值機台高的孩子們。這麼小的孩子去海外讀書也不是絕對地不行,關鍵問題是,第一,家長不能放棄自己做家長的責任,更不能為了自己圖省事兒,免頭疼,把青春期的孩子遺棄在海外。第二,即或是家長由於種種原因不能親自赴美陪太子讀書,找好在海外當地負責任的host family了嗎?孩子週末有固定的地兒去嗎?孩子的成長需要關懷與陪伴,在這工業化X.0的時代,孩子長大之後,您想讓TA回家住兩天都難。您有的是機會打發空巢老人的時光,孩子還小,法律意義上還沒有自己的真實意思表示,家長還不能放棄自己監護人的義務。

有位和我跟燦榮同科的進士,定居芝加哥幾十年,一直把美國奉若神明,試圖把中國變成美國,堅稱只有希望中國變成美國的人,才是真愛中國的人。他曾經感嘆,不知他一生的努力會是什麼結果?我曾明確地告訴他:

爾曹身與名俱滅,不廢江河萬古流。

2020年10月14日記於西山

4

1

3

圖片來自司馬南頻道《司馬南:造謠胡錫進,圍獵金燦榮,“定點拔旗”的背後…》視頻截圖

責任編輯:東方
來源: 四月網
相關推薦:
看完這篇文章有何感覺?已經有0人表態
時間:
2017年03月03日 ~2017年03月04日
地點:
南鑼鼓巷地鐵站和張自忠地鐵站之間 (確認報名後,告知具體地址)